加入收藏    联系信箱
首页 妈妈心中的天使 婕妮的情怀 妈妈的思念 献给天使的歌 站长空间 论坛 留言 悼念亲人
站长空间 | 真情怀念| 蹉跎岁月| 散文随笔

岁月如碑忆成海(二十七)

  返回目录

发布时间:2009-8-30 17:14:19 分类:蹉跎岁月 已经阅读678次 作者:站长

 

二十七、新环境的困境
 
      终于,我得到了通知,在西安登记的人才交流中心有了接收单位,有3家单位愿意接收我,一家是技校,一家是企业的化验室,还有一家就是研究所。
      学校不能去,因为我不喜欢站讲台。父亲一生都热爱讲台,却遭受到那么残酷的迫害,让我永生难忘。也一定不能再进企业了,那个工厂在我内心留下的阴影总是挥之不去。所以,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研究所。而且,在那个年代,研究所是当年最具吸引力的单位,比学校、机关、企业更受欢迎。我很快去厂部人事部交涉,却得到了意想不到的顺利,事后听说西安的人事部门已经向厂部打了招呼。
      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,就像当年离开插队落户5年的农村一样的感觉,我没有惊喜,也没有犹豫,只是机械地整理了行囊,把堆放在仓库长达3年的书箱等一行用品全部搬了出来,准备打包搬迁。这次搬家是我分配在工厂以后的第15次搬家。
     工厂有一个规定,可以给调动人员免费发放一批搬家用材料,如木桶、铁丝、绳子、塑料袋等,实际上都是本厂产品使用的包装材料,表示了厂领导对调动人员最后的关心,也是我3年来第1次享受的特殊待遇。而这些材料,一直伴随我在西安以后连年不断的搬迁直到2003年。
     在离开工厂的时候,好心的科长为我寻找了一辆去西安运货的卡车,让我和我的行囊随车运到了西安,我又一次感受到了最高待遇。
     出发前,我看着那进出过无数次的质检科和管道林立的车间,想到从1982年毕业分配,到如今1985年调离工厂,留下了太多的喜怒哀乐,真是百感交集,别了,让我又爱又恨的的工厂!
     以前我也常来西安,但总是匆匆而过,主要都是住在叔叔家或者表叔家,从来没有很好地审视过这个城市,总的感觉就是肮脏、粗俗和拥挤。
     记得在过去,每逢盛夏黄昏,西安的市民们由于家中狭小总习惯于聚集在路边树下乘凉闲聊。很多女士身着花汗衫和大裤衩,男士们多是裸露上身,只穿着大裤衩,夜晚就横七竖八地睡在路边。人们似乎不必担心盗窃抢劫,唯一需要防备的就是蚊虫叮咬,夜行的路人如果不小心就会踩到睡眠人身上。清晨,上班或晨练的人们开始穿梭于街道的时候,还能看到路边有很多裹着毛巾被酣睡的人。
     轻工业研究所,名字似乎很大,还是县团级单位,但是走进研究所,却让我非常意外。该所位于城区临街的一个古老的四合院,前院有一个门楼,挂着单位的名牌,院子里周边都是镶着小木窗子的狭小平房,似乎是办公室。前院与后院相通,后院同样以一圈平房围绕着,也像是办公室。后院中间有一个花坛,长了一些乱糟糟的草木。周边的道路是青砖铺成,上面长着很多青苔。办公室的窗子大部分已经腐朽,连打开也很困难,但是还隐约有灯光和人影闪动。透过这些腐朽的小窗子,可以感觉到里面有些陌生的面孔在注视我,目光似乎并不友好。
     刚刚离开了上万人规模的大厂,早已熟悉了窗明几净而又宽敞的办公室和各种高档进口检测仪器,如今走进这个环境,仿佛走到了50年代,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我。
    负责人事工作的副所长很热情,招呼着先将我的行李等数箱物品搬运下车,临时堆放在一间仓库里,并送走了厂部的卡车,给我做了简单介绍。
    该所全部人员不到50人,主要从事电子、机械技术服务和技术转让,基本都是本科学历的技术人员,由于这些行业的项目越来越少,所以准备扩展业务,建立食品室和检验室,聘用我的目的就是筹建食品检验室。
    对于工作,我没有什么担心,而最担心的是,这里没有福利房,也没有我的办公室,看来这里的环境比原来的企业环境还要恶劣。副所长承诺,准备在门楼上的仓库里为我清理出一个宿舍,但是目前还没有开始动手,这几日准备先派我去参加食品工程的专业培训。
    不知道是原本已经有了培训计划,还是因为无法安置我,才让我先外出学习,我还是要服从领导安排。行李还堆在库房,就出发去外地培训了。一个月的培训很快就结束了,结业后我又回到了轻工所这个小院子,仍旧走进这个木阁楼。
    这时,副所长安排了几个职工上楼清理仓库,我跟着一起参加了劳动。
    那破旧的木阁楼可真是我从未见过的古老结构。登上窄小、摇晃的破楼梯,楼上一片昏暗,周边堆放着很多破旧家具,上面落满了尘土,过路的人一不小心,就会引起尘土四处飞扬,弥漫在狭小的楼道,让人睁不开眼睛。在这拥挤的楼道尽头,有一个破木门,门里面还是仓库,堆满了杂物,但是里面一片漆黑,什么也看不见。
    一位老职工告诉我,这是楼上最大的一间房间了,这里清理完毕后就是我的宿舍。我感到这间所谓的“房子”连农村的牲口棚都比不上,但是还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。在压抑的情绪中我与职工们一起清理了3天,房子终于腾空了,也清理干净了。
    房间里的墙上有一个破旧的小木窗子,修理以后能打开了,通过腐朽的窗纱,可以看到外面有树枝在晃动,我突然感到这间房子像监狱,坐在窗前就仿佛身在“铁窗下”。房子和楼层的地面全是木板铺就的,陈旧的木板凹凸不平,有各种孔洞和缝隙,透过孔洞能看到这间房子正好位于单位的大门之上,可以清晰地看到进出大门的人们。走在这样的地板上,必须格外小心,如果没有踩准,脚就会陷入孔洞里。走路的时候一定要轻手轻脚,如果脚步过重,整个楼房都会抖动,让人感到很紧张。
相关评论

发表评论 返回目录

发表人:站长  发表日期:2009-11-11 22:59:56  邮件:
感谢你的关注!我会尽快更新的。
发表人:juju  发表日期:2009-11-9 21:55:46  邮件:
被吸引,很想看到下文,希望快快更新
版权所有:婕妮网站欢迎您 管理入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