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   联系信箱
首页 妈妈心中的天使 婕妮的情怀 妈妈的思念 献给天使的歌 站长空间 论坛 留言 悼念亲人
站长空间 | 真情怀念| 蹉跎岁月| 散文随笔

岁月如碑忆成海(二十八)
二十八、阁楼上的老鼠世界

  返回目录

发布时间:2009-11-21 23:57:17 分类:蹉跎岁月 已经阅读608次 作者:站长 来源:原创

 

     终于,我搬进了轻工所木阁楼上的宿舍,虽然总有颤颤微微的担心,但是有一个栖身之地是我毕业以来最大的心愿。
     三哥借了一辆板车,给我拉来了一个书架,他知道我最需要的就是书架了。我在工厂整整工作了3年,我从学校托运回来的书都没有开箱,在工厂里仓库里沉睡了3年今天终于可以将书籍解放出来了。我从周边的仓库里找到了破旧的床板和桌子,又找了些旧报纸,将陈腐的墙壁糊了一圈,表示这里与仓库有别。
     当天,我第一次住在了这间宿舍。夜晚,由于疲劳不堪我很快入睡了,可是不久就被噪杂的声音惊醒。我迷迷糊糊地打开电灯,突然看到房间的地板中间聚集了一群大老鼠,仅身长几乎都超过了一只老猫,加上长长的尾巴,更是硕大无比。我的睡意顿时消失,几乎惊叫出来。这些老鼠与我一样也受到了惊吓,但是它们似乎并不恐慌,而是挪动着肥胖的身躯慢腾腾地四散而去,又鱼贯地钻进了地板上的几个大洞,这才注意到,地板上的这些洞原来都是老鼠洞。我惊恐地看着老鼠的行动,不知所措。
     记得在当年下乡的年代,在知青宿舍里也常常出现老鼠,但是那些都是小老鼠,我甚至敢用手抓,或者用脚踩。而这里的大老鼠,身体庞大,牙齿锋利,让人感到胆战心惊。没想到城市里居然会有这样的动物,在农村和工厂里都没有见过。
     看来,这些老鼠原本就是这里的主人,我的入住反而打乱了它们的生活,它们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家园,一定是想赶走我这个不速之客。
     此后,晚上睡觉时我不敢关灯了,为了睁眼就能监视老鼠的行动,也为了让灯光对老鼠有一些震慑作用。开始2天,老鼠的确少了,可是不久它们便习以为常了。每当夜身人静之时,它们便在灯光下肆无忌惮地东奔西跑、上串下跳。我要上班,不能天天与它们通宵周旋,只好在夜晚不时地醒来敲击床板,避免它们窜到床上。几天下来,我感到筋疲力尽,难以坚持。
     一天,疲劳过度的我睡着了,没有像平时那样不定时地敲床板。我在梦中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猫,小猫的嘴巴在不停地吧唧着。突然我被惊醒了,睁眼一看,发现枕头上有一只大老鼠正卧在我耳边的长发里面酣睡。我吓得魂飞魄散,摔在了地上。那大老鼠被吵醒了,它行动迟缓,慢慢地跳下了床,钻到了柜子底下,不知它是带有身孕还是过于肥胖,连老鼠洞都钻不进去了。我恶心得几乎要呕吐,端起脸盆跑到楼下的院子里,用自来水反复冲洗头发,恨不得将头发全剃光。接着,又连夜洗床单、洗被套、洗枕巾,洗衣服,一直洗到了快天亮。
     然而,老鼠们还是没有放过我。
     打开抽屉,突然跳出了一只大老鼠,狠狠撞到我的脸上,然后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,在突如其来的袭击中我被砸得眼冒金花。
     在书架上取书,却发现了几个刚出生的小老鼠缩作一团,挤在书籍的缝隙中,看得我惊恐万分。
     从床下的纸箱里取东西,突然从里面跳出几个老鼠,其中一个最大的老鼠在逃跑时把我的手抓伤。
     当我取出饭碗去食堂买饭,却发现碗里卧着一只大老鼠。
     老鼠最喜欢的就是我的被子,已经多次在被子里发现老鼠,所以我不得不频繁洗被套。每天在临睡前,我都要将被子使劲抖了又抖,恐怕再发现大老鼠。
     在这个简陋的宿舍里,我的家当只有一个书架,一张床,还有一张桌子,而这些用品都留下过老鼠的踪迹。我就是这样天天生活在在老鼠世界里,只要进了这间房,就感觉四处都是大老鼠。
     当年的轻工所位于西安老城区最繁华的商业街道——五味什字。道路不宽,自行车通行还算宽敞,汽车行驶就很拥挤。沿街都是小商铺,门前有1米多宽的人行道。每天早上,在商铺开门之前,沿街就是临时菜市场。
     清晨,天蒙蒙亮,郊外的菜农就拉着菜车簇拥着来到这里卖菜,我几乎天天都会被吵吵嚷嚷的声音惊醒。透过昏暗的破窗子,可以看到楼下排列着很多菜车。挤在车周围的人们声音不断,时而是菜农们为抢占地盘而争吵,时而是市民与菜农在交易中而争吵,还常常发生打架事件,附近的市民就是在这个环境中生活。轻工所的大门几乎完全被淹没在这拥挤的菜市场中,上班的职工经常要穿过菜市场才能进入单位。直到10点以后,菜农们才陆续散去。
     看着这些市井百态,听着城市的各种喧嚣,走进破旧不堪的轻工所小院,天天爬上晃晃悠悠的木阁楼,我就要在这里开始新的生活和工作,难道这就是研究所吗?自己在这里能做什么?我的心中充满了疑虑和失望。
     要从零开始筹建食品检验室,工作量很大,内容很繁杂。必须列计划经领导审批,还要等有了经费再开始执行。于是,我根据领导的要求列出了采购计划,需要购买多种玻璃仪器、常规项目的检验设备、检测试剂等等,对于一些大型设备还需要到商店考察价格和型号。检验室所用的操作台、试剂架、玻璃仪器柜、试剂柜等用品没有现成的产品,我便自己设计并绘图,准备在木器厂定做。仅做这些计划都花费了几天。
     经过了上报计划,又经过了几周的审批,最终领导同意了我的计划。
     不久,单位安排我回上海的母校参加培训班,是食品添加剂培训。我自然希望远离这个老鼠世界,便欣然接受领导的安排,赶往上海参加培训班。
     培训正是在母校的暑假时期,我们参加培训的学员集中住在学校的招待所。离开母校已经整整3年了,如今看来变化不大,加之正值暑期,学生很少,大多都是校务人员。不过,再次看到熟悉的寝室、熟悉的教室和熟悉的食堂,感到很亲切。
     食堂还是以前的食堂。此次在学校吃饭,不必像当年上学的时候节衣缩食,每天只能吃3角钱的伙食。如今自己有47元的月工资,有条件吃好一些的饭菜,可是高温天气却使人没有一点食欲。而且在暑期的食堂伙食质量也降低了,我几次在米饭中发现了死苍蝇。
     闷热的气候让人喘不过气,坐在教室里只能靠电风扇降温,讲课的老师的汗水被衬衫湿透了,让我想起大学时代的苦与乐。但是,不论上海的天气有多热,仍旧比轻工所木阁楼上的老鼠世界优越多了。
     在上海的桑拿天煎熬了30天,我完成了培训返回西安,回到了那个阴暗的小阁楼,继续筹建食品检验室。

      八十年代老阁楼的一角

现在没有任何评论

发表评论 返回目录

版权所有:婕妮网站欢迎您 管理入口